av999

av999

服后再嚼服熟胡桃仁二三钱,如此调养,宿病可以永愈。因其脏腑之气化有升无降,则血随气升者过多,遂至充塞于脑部,排挤其脑中之血管而作疼,此《内经》所谓血之与气,并走于上之厥证也。

一连七八日困顿已极,仿佛若睡,陡觉心中怦怦而动,即暮然惊醒,醒后心犹怔忡,移时始定。然此等证若不急为治愈,则下焦滑泻愈久,上焦燥热必愈甚,是以本属可治之证,因稍为迟延竟至不可救者多矣。

此证既患痫风,又兼脑部充血,则治之者自当以先治其脑部充血为急务。病因因性嗜吟咏,暗耗心血,遂致不寐。

 复诊将药连服两剂,呕吐即止。由外感者虽不忌用表散之品,然宜表散以辛凉,不宜表散以温热,若薄荷、连翘、蝉蜕、芦根诸药,皆表散之佳品也。

过午潮热,然不甚剧。病因因得罪其母惧谴谪,藏楼下屋中,屋窗四敞,卧床上睡着,被风吹袭遂成温病。

及愚诊视,已二十八日矣。 呼吸短气,自觉当呼气外出之时,稍须努力,不能顺呼吸之自然。

Leave a Reply